新闻中心

北京医院号贩子太嚣张…专家号加3000!住院床位加10000!

目前,全国都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全国的医疗卫生机构也在对医托、

"号贩子"、医闹、欺诈医疗、非法行医等

涉嫌违法犯罪人员进行严厉打击。

然而,新文化报 ·ZAKER 吉林记者

近日在北京市的多家医院发现,

大型医院的号贩子依然存在,

且看病难问题仍然很突出 ……

片段 A

刘先生坐在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诊室门口的椅子上,双手紧握着轮椅上 14 岁儿子的手,不住地叹气。

谈到儿子的病,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半个多月了,儿子在北京一直没看上病。

孩子到底患上了什么病,为什么会突然瘫痪,这些刘先生一概不知,但是他想知道。

这次来医院,仍没挂上专家号的他要带儿子碰碰运气 …… 这是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看到的一幕。

片段 B

长春市民张先生的儿子因患疑难病要到北京看病确诊,但在北京的大医院挂号看病十分难,手机 App 预约又抢不到号。

无奈之下,他只能相信号贩子,高价买了专家号。

张先生称,他家本来就没钱看病,还要花这么多钱去买专家号,心里想一想,真的很难受、很痛苦。

北京协和医院

号贩子叫卖 3000 元专家号

日前,记者来到北京协和医院。早 6 点,医院门诊的患者和家属并不多,挂号、交款处人也很少。

记者刚到挂号处的大厅内,一名戴着口罩的矮个男子便来到记者身前,随口便问:"要号吗?"

北京协和医院大厅内的号贩子

"这里不是能挂号吗?我自己挂着试试吧!"记者说。

"现在都在医院的 App 或网上挂号,在这家医院,你根本挂不上号,看不上病的 …… "男子说。

"那你这号要多少钱?"

"看什么病?"男子问。

"帕金森 …… "记者继续和他聊。

"那要加 600 块钱 …… "男子说着,掏出手机,开始在手机 App 上查看出诊的医生。

"今天李医生出诊,你要想今天看上病都能看上。你要到那边先填一个病人的资料,然后把病人的身份证号给我,我给你安排 …… "男子说。

"这个李医生看得好吗?我想让著名的专家给看看,能行吗?"记者问。

"著名的专家?那要加 3000 块钱,今天可看不上,但我可以给你安排,把你带到专家的办公室,消停儿地给你家人看病 …… "男子说。

"这样吧,我考虑一下,我再到挂号处问问,看看今天有没有专家号 …… "记者说完转身想离开。

这时,男子快走几步赶上了记者,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加我微信也行,随时为您服务 …… "

名片上写着"刘权",上面还有两个手机号码,服务项目中写着:"刘权医疗服务站",代办挂号专家号、办理住院、各种检查、提前预约、代开各大医院药品等。

记者来到了挂号处窗口,此时仅有一人在排队,记者问挂号的医生,有没有神经科的专家号,对方回答"没有"。记者问怎样才能挂上专家号,对方表示要在医院的 App 上抢号才行,抢到专家号,病才能看上。

在记者转身离开挂号处窗口后,一名年龄在 50 岁左右的女子来到记者旁边,小声地问:"要挂号吗?看什么病?我可以帮你。"

女子说,在她这里,一般的专家号要加 300 元到 600 元不等,好的专家号要 1000 元,著名专家要 3000 元。随后,她也递给了记者一张名片,并称可以随时联系。

患者:在 App 上费劲才抢到的号

7 点 30 分,记者再次来到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诊室门口,此时人多了起来,该科共有 16 个诊室,诊室外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挂号单,焦急地望着大屏幕上的就诊通知。

神经内科诊室门口排满了等待就医的患者

任先生来自河北唐山,是陪 65 岁的父亲治疗帕金森病的,他的挂号单是 14 号。

"你这号是怎么挂上的?"记者问。

"我是提前一周在医院手机 App 上抢的。今天早上提前坐了两个多小时的火车来的医院!"任先生说。

"专家号好抢吗?抢不到就看不上病呗?"

"真不好抢,要想来看病,必须提前抢号,医院都是在下午固定的时间放号,放号时要时刻盯着手机屏幕,以免手慢。"任先生说。

"听说号贩子手里有号,你没试试?"记者接着问。

"是啊,他们很快能给挂上号,但需要加价,本来 50 元、100 元的挂号费,他们一般要加价几百或上千。我父亲患的也不是什么急病,我心里清楚。我不太相信他们 …… "任先生说,他陪父亲来几次了,"都是费力在手机 App 上抢的号,感觉看上病挺难的。"

在 6 号诊室门口,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陪他来的是爸爸。他们来自河北保定,是起大早来北京看病的。

"之前,我都来北京的医院好几次了,到这里看病真的很难,连专家号都挂不上。我也尝试着在手机 App 上挂号,可连续抢了半个月,也没有抢到。后来通过关系找到了医院的一个医生,说今天能看上病,但也不确定,碰下运气吧 …… "刘先生叹了一口气。

北京儿童医院

号贩子被撵走后又折回"做生意"

当天中午,记者来到北京儿童医院,来这家医院看病的人很多。

北京儿童医院正门

医院二楼的诊台服务站处,LED 大屏幕上写着"保障患儿权益 严厉打击号贩子"的字样。诊室门口的休息座椅上坐着很多人,一名来自海南的女子抱着一个 13 个月大的孩子,等着出门买东西的丈夫回来。

"从海南赶到北京可不容易,孩子患了什么病?"记者问。

"我们当地医院的初步诊断是败血症,但我们也不相信,都说这里医生看的好,希望在这里能确诊。"女子说。

"你们的专家号是怎么挂上的?"记者问。

"在网上抢的号,专家号太不好抢了,抢了好多天才抢到 …… "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记者从医院走出来,在门口看到多名男子主动搭讪从医院走出来的人,记者被其中一名男子叫住了。"要号吗?"

北京儿童医院的号贩子

"你有号,多少钱?"

"孩子什么病?普通的要加 300 元 …… "男子递给记者一张名片。

"眼球有点儿震颤,你的专家和知名专家的号加多少钱?"记者问。

"那就加的多了,最多几千块钱吧!我弟弟就在这家医院里面呢,他人脉广,我帮你问问,他什么事儿都能办。"男子说着拿起电话,给弟弟打了过去,对方称帮忙问问。

"如果需要手术住院,你们能也办吧!"记者问。

"能办啊,在这家医院住院可费老劲儿了,床位非常紧张,半年或一年都有可能等不到!"男子回答。

"要办的话得多少钱 ? "记者问。

" 1 万块,这要是到了假期,1 万块都下不来,我给别人办过,假期的时候一万五 …… "男子伸出一个手指比划着。

正交谈时,两名男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指着号贩子:"怎么又是你,还不快走,是不是想进去待两天 …… "

号贩子不敢多耽搁,满脸堆笑,嘴里说着"马上走,马上走 …… "不住地给记者使眼色,并用手指着手机,"给我打电话,加微信也行,我能办 …… "

号贩子被两名男子推出去好远。两名男子离开后,这名号贩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还在说:"你的事儿我能办,到时给我打电话啊!"

"撵你走的人是谁啊?"记者问。

"他们经常来这里赶我们走,不让我们揽客,现在管得严了,但问题不大,该办的事儿还能办!"号贩子说。

北京同仁医院

挂不上号,咋办?

加 600 块 找号贩子解决了

当日下午,北京同仁医院正门口,路女士正和家人谈论着在医院看病的情况,"如果我知道来北京看病这么难,花了这么多钱,我真要考虑一下,到底来不来北京看这个病!"

路女士家住黑龙江省鹤岗市,这次是她和爱人陪着患眼疾的叔叔来北京同仁医院看病的。路女士的叔叔一只眼睛失明了,糖尿病并发症导致另一只好眼睛出现了眼底出血的情况,当地医院建议他们到大医院治病。

第一次带叔叔来北京看病是一个月前。路女士听说过在北京医院看病难,但没想象到会那么难。

她说,头次来北京看病就碰壁了,来同仁医院好几天,连专家号都没挂上,"医院附近不是有号贩子嘛,我联系了好多个,最后确定了一个,多加了 600 块钱挂号费后,叔叔才看上病。"

会诊不知排到哪天,咋办?

加几千元 找号贩子解决了

叔叔看病前要做好多检查,仅测视力这一项就有好几百人在排队,他们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才测上。路女士说,各种检查结果出来后,专家还需要会诊,可医院的医生仅每周一才会诊,因为等不起,所以就回黑龙江等会诊的消息了。

左等右等,会诊仍没消息。路女士说,他们又带着叔叔回到了北京,了解情况后才知道,会诊的患者特别多,需要排号,排到什么时候不一定,"在北京待着,食宿是非常贵的,医院附近一个宾馆的标间每晚就 400 多元,我们来了 4 个人,要两个标间,每天晚上就得 800 多元,再加上 4 个人的吃饭钱,每天得 1000 多元的支出,咱也等不起啊!"

有人直接睡在北京同仁医院门口的草坪上

于是,他们又想到了号贩子,通过和号贩子讨价还价,最后花了几千元才确定了给叔叔会诊的时间。

住院还要排床位,咋办?

加 1 万块 找号贩子解决了

会诊结束后,医生建议手术,但医院又没有住院的床位,无法进行手术,要办理住院还需要排号,排号至少要几个月或是半年,"如果按这个时间计算,病人本来没有什么大碍,这么等,小病都得发展成大病了!"

为了能够顺利住院手术,他们再次求到了号贩子。"办理住院的加价费用非常高,至少 1 万块,号贩子还说这算普通价了,如果赶上假期,可能要两万块左右!"

"到北京看病,治病、检查的费用没花多少钱,其他额外的费用比看病的钱还要多,特别是让号贩子帮忙办事儿的这些钱!"路女士叹了口气。

路女士说,号贩子的存在,严重影响了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破坏了医疗公平,损害了病人及其家属的利益。

同时她也坦言,外地患者来北京看病,特别是一些急病,如果不通过号贩子,真的很难快速看上病。不得不承认,号贩子给一些急于看病的人的确带来了便利,如果没有他们,连挂号都费劲,只是额外收取的费用实在惊人,一般的家庭肯定消费不起。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要考虑是不是带叔叔来北京大医院看病,在这里看病真的是太麻烦了,没完没了的,着急上火也没有用 …… "路女士说。

您在外地看病时也有类似遭遇吗?

您对看病难这件事儿怎么看?

如果您知道号贩子的一些内幕,

欢迎留言互动!

新文化报 ·ZAKER 吉林记者 文直 / 文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