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是什么力量支撑了95后女性独立

   据近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从“70后”到“95后”,中国女性越来越追求事业发展,独立意识在“95后”女性中尤为突出,近八成向往“经济独立女强人”或“特立独行酷女人”。与此相对,同龄男性观念更传统,71%受访男性认可女性“贤妻良母”形象。但当另一半在事业上升期时,也有59%的“95后”男性表示愿意“拿起奶瓶”,回归家庭。

前两天看到一条微博,作者分别从男性和女性视角审视了中国的两性关系:“男人的视角,太聪明的女人不容易幸福,一则因为锋芒和聪慧盖过男人,男人的自尊受到挑战,二则这样的女人也不需要男人,男人地位岌岌可危。笨女人更容易得到男人的呵护,一手一脚都离不开男人,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危险之处在于男人一旦离开,全世界崩塌。女人的视角,女人的幸福为什么要依附于男人?”

微博引发了热烈讨论,作家维舟转发了这条微博,并且给出了自己的点评:“这个视角可能未必是两性差异,倒不如说是传统/现代之别。传统观念强调,一个人,尤其女人,其安身立命是在社会关系中,因而其幸福有赖于人际和谐而不完全由个人掌控。当社会形态不变,又没有一个能匹配的异性时,那就得不到‘幸福’了。但现代观念则强调幸福完全是个人感受,从社会关系中脱嵌了。”

维舟的评论点出了一个关键,就是观念的差异和社会变迁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当我们思考为什么独立意识在“95后”女性中十分突出这个问题时,就需要考虑“现代”和“传统”究竟有什么不一样了。

在传统的男权社会里,男人就约等于社会关系,脱离男人也就约等于脱离社会关系,这是一个让女同胞们厌恶的事实。传统社会女性的身份是由男性定义的,所谓三从,就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用本山大叔的话说就是,小时候归父母管,老了归子女管,啥时候能自己承包一段个人说了算?

从世界范围看,女性独立是从工业革命开始的,随着机器大生产的发展,体力不再是女性参加工作的障碍,尤其是服务业的繁荣,为女性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而经济独立,决定了人格自主。我们曾经谈到过,进城务工兴起大幅度降低了农村女性的自杀率,我想原因在于离开乡村和经济独立帮助农村女性挣脱了传统的社会关系。

而在我国,独生子女政策也无心插柳地“助攻”了为女性独立进程。当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时候,过去那种重男轻女的策略就无法实现了,这促进了教育资源向女性倾斜,而一代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知女性又成为了促进女性权益的中坚力量。

观念的转变并不会一蹴而就,我们可以回想一下五四时期的激烈碰撞,传统不会轻易妥协。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格就曾经说过:“象征文化完全是代代相传的。它的延续既依靠老一代的期望,又依靠年轻一代对老一代期望的复制,而这种复制能力几乎是根深蒂固的。”而在中国社会,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其实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所以“95后”这个时间节点意味着某个重大的变量出现了,毫无疑问,是互联网。

如果不太严格地定义,“95后”也许是中国第一代完全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代际群体。而他们之前的“八零后”、“七零后”们,多少还是在传统教育氛围中长大的。即使在我们的童年也拥有了广播、电视这样的传播手段,但这跟互联网那种互动式、去中心化的传播方式还是完全不同。

在“95后”这里,信息来源变得非常多元, 而且还经历了一轮轮的交流和碰撞, 过去的权威在他们心目中难以树立起来, 互联网技术更是让家长们的人生经验严重贬值。所以呢,“95后”女性的独立意识前所未有的爆发了。 她们不需要依附于男性生存, 自然也就不再有做贤妻良母的意愿。 面对不服管教的子女, 焦虑的家长们正在“亡羊补牢”,各种国学班、女德班的兴盛, 正是传统观念疾病乱投医的表现。 然而社会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 已经不可能倒退回去了, 尽管很多女性并不确切地清楚她们想要什么样的权利, 但女性权利却是这两年最时髦的标签。

说到这里不妨再聊聊“95后”男性的选择,71%的男性认可“贤妻良母”很好理解,因为这种社会关系对男性有利,男性自然没有什么动力去改变它。然后这个调查的最后部分有意思了,如果女性处于事业上升期,居然有59%的男性表示愿意回家做“贤夫良父”。同样是经济决定了观念,如果你媳妇年薪百万,然后你还让她回家带孩子,你说你是不是傻?

本报评论员 牛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