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42岁男子188.9公斤重来长减肥

目前,何超体重已经减掉了8公斤 新文化记者 郭亮 摄

A05版

何超,松原人,42岁,身高1.47米,体重188.9公斤。

为了来长春做减重手术,家里把仅有的3500多元积蓄都带来了。

有人会问,这些钱用来做手术够吗?

别担心,虽然何超的减重手术总费用将近15万元,但好在他能享受精准扶贫的好政策!费用由政府“买单”!

最重时达到210公斤

  何超是松原市长岭县前七号镇六号村五号屯的居民,他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10多年前父亲去世,他和母亲一起生活。

“小时家里条件不好,但我就是比别的孩子能吃,5岁以后就特别明显,比同龄人胖。”何超说,他8岁时体重65公斤。当时父亲还在,家里也有收入,就给我买减肥药,但效果不明显,减了又反弹。

从小胖到大,严重自卑,不愿意面对镜头、相机,42岁的何超至今保留自己的照片不到10张。“小学、初中的毕业照都没照,不愿意照相。”何超掏出手机,里面有张翻拍的黑白照片,是个小“胖墩儿”,那是他3岁时照的。

小学时就常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被笑话。上了初中,每天从家到学校要步行三四公里,何超不吃午饭,有时候早饭也不吃,晚上饿了,有时能吃下三碗饭。即便如此,一个初中生,体重已经达到110公斤。放假时,稍微多吃一些,体重就猛涨好几公斤。初中毕业,何超赋闲在家,仅仅一年时间,体重就暴涨至135公斤。随后体重一度直线上升,最重时达到210公斤。走几步道儿就喘,只能坐着、趴着,无法平躺睡觉的日子已有20多年。

体重超重,改名何坤

  “一天就只能在家坐着、趴着,很绝望。我也努力过,控制饮食、吃减肥药,但都效果不好。”本来体重就超重,名字里还有个超字,这让何超感觉到别扭,初中时他给自己改了个名叫何坤。

因为肥胖、自卑,何超从没想过成家。“个人都养活不起。”他苦笑着。

“他妹妹在长春打工,包速冻饺子挣钱,大热天儿连个雪糕都舍不得吃一口,给哥哥攒钱买减肥药。”何超的母亲、69岁的李景侠告诉记者,15年前丈夫得了脑血栓,后期又复发,给丈夫治病花了不少钱。2010年丈夫去世,这个家“天塌了”,没了劳动力和收入来源,她和何超两人靠着每月200元的低保生活。

“以前他也试着下地干活,用锄头铲地时弯不下腰,草没锄掉,却伤到好多苗。”这些年,儿子的状态越来越差,母亲看在眼里伤在心上。

半个多月减重8公斤

  昨天,在长春市繁荣路上的吉大中日联谊医院减重和代谢外科的病房里,何超坐在床边的“超宽大”椅子上吹气球。

入院半个多月以来,“吹气球”是他每日的必修课,每天吹100个气球进行通气功能训练,再加上中医拔罐、针灸、营养干预,半个多月时间,何超的体重已减掉8公斤多。

“10月27日入院,体重188.9公斤,心肺功能评估结果为II型呼吸衰竭,心肺功能差,各器官功能衰竭趋势明显,下肢关节性病变,脂肪肝程度明显。”住院医师白麟告诉记者,近日还会为他做一些必要检查,并进行全院会诊,将为何超确定手术方案。后期还会通过腹壁切除术等,有计划地帮其减重。

据了解,何超来长春进行减重手术,总费用粗略计算将近15万元。对于这样一个低保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一家人来长春,母亲找出存折,把家里仅有的3500多元积蓄都带来了。

精准扶贫带来的“特殊福利”

  何超能来长春接受减重治疗,还有其背后的故事,长岭县是省级贫困县,而何超是长岭县精准扶贫受益者之一。

新文化记者了解到,何超家所在的长岭县前七号镇,是松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许晓明和长岭县委书记陈德明的扶贫包保帮扶点儿。在调研时得知了何超本人的实际情况后,许晓明便指示松原市卫计委联系医院帮助何超。陈德明指示长岭县卫计局与医院具体对接,并把患者送去医院,并强调除了政策资金扶持外,费用由县里财政负责“兜底”。

“何超到长春后,先期住院资金是由前七号镇政府交的预付款。同时,长岭县卫计局也向全系统发出倡议为何超进行捐款,截至目前,收到的捐款已近3万元。”长岭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秦国祥介绍。

“通过一整套的保障体制,基本上不需要他本人花费多少钱,如果有些不在合规医药费范围的,也可通过申请民政临时救助等方式予以解决。”长岭县扶贫开发管理中心主任毛宇说。

新文化记者 黄艳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