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妈妈,救救我! ”

有啥难事请找我们新文化报官方微信天天有新意都是好玩的

新文化报官方微博找到我显露你

爸爸抱着孩子静静地坐在沙发一角。 孩子面色发黄,哭得满脸通红,挣扎着 新文化记者 王强 摄

  “她才6个月就得了重病,我不能眼瞅着孩子就这样离开我们,她还没叫过我一声妈妈……”昨日,在长春市宽城区的一家小型超市门口,新文化记者第一次见到齐楠楠。正值立冬,灰蒙蒙的天气,冷风中齐楠楠双手插着兜迎风走着,不太合体的宽松大衣下配了一条黑色打底裤,因为着急出门,她只蹬了一双棉拖鞋就匆忙跑了出来,连袜子都顾不上穿。24岁的齐楠楠是一位90后妈妈,凌乱的头发、随意的着装、一脸倦容的她比实际年龄沧桑了许多。今年5月,为了完成已是胃癌晚期的母亲的愿望,她和爱人的女宝———糖糖(小名)降生了,新生命的降临给家里增添不少喜气,本以为可以一家人过上平淡幸福的日子,可没想到孩子出生50多天后的一个噩耗让全家人的幸福瞬间化成泡沫,留下的只剩痛心的绝望。

圆梦

生孩子是为了实现病榻上母亲的愿望

去年1月份,齐楠楠的母亲感觉胃部不适,开始也没太注意,后来吐血了,才去医院看,经检查是胃癌晚期。化疗3个月后不见好转,6月份做了手术。齐楠楠告诉记者,她是家里最大的,家里还有弟弟。母亲躺在病榻上握着她的手说,怕自己时日不多,来不及看到儿女的下一代,希望她早点结婚生子。于是,齐楠楠决定和男友裸婚,先把孩子生下来完成老人的一个心愿。没想到天不遂人愿,孩子的降生不但没有给家里带来喜气,接踵而至的是孩子患病的噩耗。“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不幸会接连降临到我家里,我的眼泪都要哭干了。”

噩耗

孩子出生后仅50多天被确诊胆道闭锁

这一路,齐楠楠一直挽着记者的手,还没走进家门,她已经控制不住边抹眼泪边说起了孩子的病情。糖糖出生后40多天发现黄疸一直不退,刚开始也没太在意便开了一些药治疗,可过了十多天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加重了。糖糖变成一个“小黄人”,皮肤发黄,眼睛也发黄,大小便也是黄的。

夫妻俩带着孩子踏上求医之路,最后在一家北京的医院,经开腹手术后,刚出生50多天的糖糖被确诊胆道闭锁,需要做肝移植。“都是从农村来的孩子,胆道闭锁都没听说过,这么小的孩子竟然需要肝移植!完了……全都完了……30万的手术费,上哪儿去弄这么些钱……”

刚进家门,首先进入记者视线的是桌面上那一张张铺满的诊断病历单,病历单旁边的塑料盒中堆满了数不清的药物。此时,爸爸抱着孩子静静地坐在沙发的一角,怀里的孩子面色发黄,眼球已接近黄绿色,孩子哭得满脸通红,在怀里挣扎着,不停地伸出小手胡乱抓着他的衣领。不一会儿,孩子奶奶拿出一个盛满白色液体的奶嘴朝孩子的小嘴挤了一口,“孩子现在每一个小时就要吃一次药,加一起有十多种药,她现在吃的药比吃的奶都多……”看着药箱,孩子的奶奶王洪贤不住地落泪。

求医

孩子几乎从头到脚都插满了管子

吃完药后,齐楠楠从爱人怀中接过糖糖,在给孩子喂奶时不经意撩起孩子的上衣。接下来的一幕让记者震惊了!眼前这个只有6个月的孩子腹部隆起,像个充满气的气球,她不停地用小手抓挠自己的肚皮,腹部两侧被抓挠过的地方显现深浅不一的红色痕迹。在糖糖腹部的右下方有一条开腹手术后留下的10余厘米的缝合伤口,在齐楠楠的辅助下,记者轻触到糖糖的刀口处,虽然隔了一层肚皮,却发现本是肝脏的位置却很难感知到脏器律动的温度,摸上去更像是一块硬邦邦的石头。

“她的肝脏90%已经硬化了……”齐楠楠说,由于病情严重,孩子腹部的青血管不断显现,记者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孩子胸口附近的血管脉络。

“医生说这种情况叫门脉高压,严重时孩子会便血或者吐血。”王洪贤告诉记者,这个伤口就是孩子在北京手术后留下的。

提及在北京陪护的日子,王洪贤的眼睛再次湿润了。“病房里只让一个人陪护,孩子身上插满了管子,怕孩子乱动拔掉,孩儿她妈日夜守着,坐一个凳子坐了半个月,几乎没咋合眼。”王洪贤告诉记者,当时她和儿子在医院走廊的地上铺了纸壳,晚上就睡在纸壳上。“别人家陪护都住宾馆,咱就这条件,纸壳还是医院给的,当时就想大人对付着住不算啥,给孩子看病,能省一点算一点吧!”齐楠楠说,婆婆在纸壳上睡了半个多月,开始还有保安检查不让打地铺,后来时间长了,每次检查保安都护着婆婆,让婆婆躲进卫生间,等检查人走了再出来。边聊着,齐楠楠翻出手机里糖糖住院的照片。记者看到,孩子全身泛黄、眯着眼、鼻腔插入一根导管,几乎从头到脚都插满了管子,无助地躺在病床上。

“她还不会说话,但一看到她冲我笑,我就心疼,那个天真的眼神像在说‘妈妈,救救我!’可孩子至今还没叫我一声妈妈……”齐楠楠泣不成声。

绝望

30万元手术费令全家人接近绝望

看到妻子落泪,丈夫王显志走过来抚摸着齐楠楠的头,不断安慰着。

王显志戴着口罩,穿着短袖体恤,右侧手臂有一片陈旧的疤痕。“这是我小时候洗澡时不小心烫伤的,现在一侧胳膊还有些伸不直,抱孩子时都格外小心。”王显志把糖糖抱过来,轻摇孩子的小手在一旁哄着孩子。

王显志的老家在农村,靠种地为生,后来来到城里打工。孩子有病前,他打零工,爱人给别人卖衣服,母亲在澡堂搓澡。虽然辛苦些但日子也能凑合过。但自从孩子有病,家里的经济来源几乎要断了,爱人还在哺乳期不能离开孩子,母亲为孩子操劳经常会犯心脏病,而自己已经决定给女儿捐肝,所以手术前也不能干重活。

“之前给孩子姥姥手术和孩子手术已经花去20多万,有很多钱都是向亲属东拼西凑的,我本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因为要给孩子捐肝,也不能干太重的活儿。”王显志说,因为家里本就不宽裕,他和齐楠楠结婚时连一件像样的礼服都没给妻子买,钻戒就更不敢想象,而此时住的房子也是朋友贡献的,首付都还一直没凑全。

“家里除了一张床,其余的家电都是朋友家的。孩子肝移植手术要30万,只要能救我的孩子,把我的肝都拿去也行!”眼前这个看着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说起孩子不禁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齐楠楠说,之前的手术四处借钱,现在每个月还要还2000元房贷,已经欠了十多万元外债。面对巨额的30万,自己不敢想何时才能凑齐……“有很多人劝我放弃这个孩子,我们都年轻还能再生,但孩子既然奔着我家来了,我就得必须救她,我等着孩子好的那天能开口叫我一声‘妈妈’!”

期待

手术迫在眉睫,换肝后有重生希望

记者注意到,客厅的墙壁上还挂着小两口的结婚照,另一面的墙上还贴着“喜”字,也许,这个客厅里应该有的是孩子的笑声和初为父母的喜悦。但事实上,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一个生命垂危的孩子和这个接近绝望的家庭,孩子的每一声啼哭都像细针一般刺痛着每个人的内心。王显志说,就算爱人和母亲同意给女儿捐肝,自己也不会答应,因为母亲操劳一辈子,落下一身病,妻子生产时经历了长达8个小时的阵痛,他不可能让娘俩去冒这个风险。“月初孩子住院时,医生就让留院手术,但我们还得回来凑钱。现在孩子一天比一天病重,医生说越快手术越好,孩子换肝后有重生的希望,哪怕再难,我们也不想放弃!”

记者离开时,又到了孩子吃药时间。孩子量完体温后发现又发烧了。“最怕就是发烧,每次发烧住院一周就要花去一万多,那些药都好贵,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些钱了……”齐楠楠不住地叹着气。

期待您的援手

亲爱的读者朋友,您想帮助这苦命的孩子吗?请拨打本报24小时新闻热线0431-96618。

捐款账号,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17992400008943 751 齐楠楠

参与筹集善款请关注“吉news”二维码。

  新文化记者 刘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