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虽然看不见但她想穿婚纱拍照

如今妻子想实现一个梦想:身穿一袭白色婚纱拍照

“老张,咱们照一张婚纱照吧,我走了以后还能给你留个念想,你也不白结一次婚。”“……行”看着眼前面色蜡黄、身型消瘦、瞳孔发白的妻子,老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抹着眼泪他回想起了7年前与妻子相识的过程,这段经历放到今天也算是一种传奇,网络让两人在茫茫人海中相识,一份信念让他们走到了今天。

“穷笨小子”没有姑娘看得上只能网恋

他叫张永才,吉林省永吉县人,今年38岁。2008年他独自一人在大连市一家水果店打工,自1996年父亲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类疾病,年少的他便已习惯了一个人奔波生活。家庭贫困再加上其貌不扬,年近30岁的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用他自己的话说,没有姑娘会看上他这样的“又穷又笨的小子”。

在打工期间,水果店的老板牛先生给他买了一部手机,老板的亲戚教会他如何使用QQ,称他的婚姻问题恐怕需要借助网络。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网络,尽管老板的亲戚说网上可能会找到女朋友,但他没敢抱有希望。“就我这家庭条件,长的也不好看,没什么本事,谁家姑娘知道了敢嫁给我?”张永才说,那时候他玩QQ仅仅是想打发时间,巧的是他遇上了一位同样想打发时间的女孩,没成想女孩居然成为了他的妻子,还是闪婚!

相遇本是阴差阳错却撬开了他的内心

张永才按照QQ上的条件搜索,加上了一位吉林省长春市女子王红,两人聊了几句他发现王红的个人信息中有一个电话号码,2012年6月份的一天他胆战心惊的拨通了这个号码。“那天好像是下午,店里不太忙,我犹豫了半天才打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是一个特别爽朗的女声,我问她是王红吗,她说是,我们就家长里短地聊了半个多小时。”张永才说,打电话的时候他心里非常忐忑,在水果店里来回踱步,紧张的一手汗。

这通电话似乎撬开了张永才内心的情感,虽然早已挂断了电话脑中却一直萦绕着“王红”的声音,在随后的半个月中他几乎一天给王红打5次电话,每次通话都在半个小时以上。“我挺喜欢听她的声音,干净,听着特别舒服,有时候像个小孩子,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能聊那么长时间。”通话中张永才格外健谈,一点不像平时的木讷,挂了电话他很清楚,自己配不上“王红”,只不过除了家人已经许久没有人能陪他聊这么长时间的天了。

“当时她才21岁,我都33岁了,人家是黄花大闺女,我算什么……”明明知道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已经萌生出的情感,张永才怎么也压不住了。7月份,在一次通话中他提出想跟“王红”见一次面,而这通电话在张永才家属眼中根本不应该打,更不应该有后来的发展。

此网友非彼网友,身患重病双目失明

一提起见面的事,“王红”在电话那头蹭的一下就发火了,不断谩骂着张永才。“我当时就有点懵,她怎么生这么大气,骂得特别难听,什么话都说,就是不想跟我见面,我就觉得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无论是什么原因我都要见她一面。”这是不是一场骗局?“王红”是不是在欺骗感情?诸如此类的问题张永才从来没想过,因为他从小就是个“笨人”。

“我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就总打针吃药,可能是因为这事,我脑子比平常人慢一拍,9岁才学会走路10岁才上小学,成绩也不好还被人欺负。认识王红后我从来没想过她会骗我,虽然她骂我、不想见我,但我就一个想法,我要见她。”连续几天张永才仍然给“王红”打电话,电话那头依旧是谩骂,直到“王红”的父亲介入缘分才拉开帷幕。

“最后一次,她正骂着我呢,她父亲突然进屋问她跟谁说话,她把事情说了后,她父亲就让她跟我说实话,要是还想看她就看看。”这通电话挂断后张永才决定到长春市农安县看看“王红”,准确的说“王红”其实是王芳。良久,他的内心都无法平静,原来那个爽朗的声音是王红的妹妹王芳,原来王芳已经双目失明,原来王芳患有糖尿病及并发症,肾脏和心脏都有问题,原来他心中的她那么得可怜。“我必须要照顾她,只要她自己同意,谁都不能反对我娶她,谁都不能。”那时,张永才立下了如此誓言。

“只要她同意我一定要娶她”

经过一天的准备与安排,张永才跟水果店的老板告别并踏上了前往长春的火车……

时间回到最后一通电话,真相是如此残酷。王芳是1991年出生的人,家住农安县农安镇,在19岁那年她非常能吃却十分瘦弱,经过医院检查她得知自己患上了糖尿病,次年她因糖尿病双目几乎失明。她的母亲早早就去世了,父亲独自将她抚养成人,家中还有一个听力障碍的奶奶。王芳失明后只能待在家中由奶奶照顾,父亲则在外打工,无聊的她要求姐姐王红在QQ上留下自己的电话号,如果有人想找姐姐就给她打电话,这样还能解闷……

13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张永才见到王芳的第一眼就被“惊艳”到。“那天是中午12点左右,她穿着白色半袖、短裤,紫色的塑料拖鞋,静静地望着我来的方向,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踏实,让人特别安心。”王芳和奶奶站在村里小卖店门口,奶奶看见张永才便上前几步,王芳一个人一下子慌了起来,双手向附近摸索着,张永才心里莫名的心酸了。“那时候王芳她家挺破的,还没我老家的房子好,她家人看到我后挺满意,就提了两个条件,一个是必须在农安照顾她,一个是装修一下平房,把木质的门窗换一下,一共才花了2万元左右,很快我们就结婚了。”

时至今日,两人的婚姻十分平静,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医院度过,一年至少住院10个月,她躺在病床上,他在旁边照顾着她。

没有小伙子看的上的她,内心也有着一份渴望

12日中午12点在透析室,王芳跪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张永才一碰她,她就甩一下胳膊说到,“干什么!你别碰我!”张永才嘿的笑了一声,连忙说,“好好好,不碰。”张永才介绍,王芳已经做透析三年了,现在的频率是每周三次,除了心脏、肾脏有问题,近期还增添了胃病,吃东西就会吐,也没有查出来原因。

过了一会,王芳平躺在床上,脸色蜡黄、手臂扎着透析用的针管并不断着揉着胃部。“失明那年我感觉就像天塌了一样,本来好好的怎么就能睁着眼睛也看不见东西?我吃饭的时候总是找不到菜在哪,经常会自己跟自己干起来,脾气也越来越差。”王芳说,父亲为了给她治病白天要打工一整天,主要是干力工,家里只有奶奶能照顾她,但奶奶听力有障碍,王芳在家里连个交流的人都没有。

“后来我就让我姐在QQ上留我的电话号,我告诉她要是有人找她聊天就给我打电话,这样我还能解解闷。不过我也清楚,网络上怎么可能找到爱情,而且就我这条件,跟谁都是坑人家啊。”要问王芳内心究竟有没有过对爱情的幻想,她犹豫了半响说没有,神情略显落寞。“在认识老张之前我也跟很多人打过电话,估计得有十多个,不过大部分都特别不正经,嘴里不干不净的,还总想跟我视频,遇到这情况我就不再搭理了,直到遇到老张,他真的特别特殊。”

王芳在与这些网友聊天时也会聊到家长里短,只要涉及具体信息王芳就会撒谎,她说她也只能撒谎,否则就会少一个能打电话的网友,但当时老张问她她却本能的选择岔开话题。“老张这人不会花言巧语,有啥说啥,其实就是傻乎乎的感觉,就连吃了什么饭、干了什么事都跟我说,每天好几遍电话汇报,烦死了。”王芳说着话,张永才就在床边静静地听着、憨笑着,看到王芳总用手挠腿,他便把妻子的双腿抬起来不断活动。

妻子生气他只会笑

“以前有人想见我,我也没什么感觉,但老张说想见我我就一下心慌了,我不能让他看到我、知道我的情况,所以就使劲骂他希望他能放弃,没想到我爸听到了。”如果没有父亲的介入王芳是否会坚持不见张永才,王芳自己也不知道,回想起当时的情况,王芳很感谢父亲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这层台阶也让她获得了幸福。

王芳说,老张这人生活中也“笨笨的”,一点情调没有,也就在她过生日的时候做点好吃的,虽然她也不想让老张浪费钱。“我不是总发脾气吗,老张从来不跟我一般见识,有时候我自己也知道是乱发脾气,发完脾气后我会跟他说我有病,别跟我一样的,老张每次都是笑一声,然后说不会跟我一般见识。”

被问到张永才是怎么笑的,王芳一时难住了,“就是……就是……”看着妻子“手足无措”的样子,张永才在旁边嘿的笑了一声。“对对对,就是这样,他总这么笑。我啊,有时候脾气上来了还会打他,他从来不会躲,就那么直挺挺的挨打。不过我也没多大劲,而且我从来不挠他,要是挠坏了怎么办,用拳头打几下气就消了。”自结婚以后王芳就一直叫张永才老张,当张永才被问到如何称呼妻子时,他腼腆的笑了笑,说一般叫大名王芳。听罢,王芳踢了一下张永才,嘴里发出“嘶”的一声,张永才连忙改口,“媳妇,一般都叫媳妇,嘿嘿。”

双目失明的她总是听到婚纱有多美

9月份的一天,王芳躺在床上两眼“盯”着棚顶,张永才坐在妻子身边一起“看着”电视。“我记得电视里播放的是一首爱情歌,调子特别舒缓,我拉着老张的手就说想拍张婚纱照,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失明之前就在电视里看过穿婚纱的女子,真是太美了,失明之后参加婚礼,总听别人夸新娘子穿婚纱漂亮,可我结婚的时候就没穿。”两人结婚时程序异常的简单,一餐一证一洞房,这婚就结了。

张永才记忆中,这段话如刀子一般割在了心上,他没有能力给妻子一身婚纱。“她当时说,想拍一次婚纱照,说这样她走了以后还能给我留个念想,我俩这婚也没有白结,我这心里真不舒服……我想实现媳妇的梦想!家里虽然穷,但我还想再让我媳妇多活几年!”

记者:你的眼睛有希望回复吗?

王芳:没有了,以前要是有钱的话可能还有,现在医生都说基本不可能了。

记者:那你想看看老张吗,看看自己穿婚纱的样子吗?

王芳:……

一阵沉默,谈话就此结束。洁白色的的婚纱,长长的裙摆,这便是王芳心中最美的自己,可对于张永才来说这真的是一个触不可及的梦想,原本为了妻子的病家中就已经负债累累,这个梦想更是遥遥无期……“谁能帮帮我,我想给媳妇治病,我想给她拍婚纱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