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在敦刻尔克没有感动

基本信息

中文名:敦刻尔克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

编剧:克里斯托弗·诺兰

制片人:杰克·迈耶斯、托马斯·诺兰、克里斯托弗·诺兰

类型战争、剧情、悬疑、惊悚

主演:汤姆·哈迪、肯尼思·布拉纳、马克·里朗斯、希里安·墨菲、哈里·斯泰尔斯、芬恩·怀特海德

上映时间:2017年9月1日

豆瓣评分: 8.6

剧情简介

   来自英国、比利时、加拿大和法国的盟军士兵被困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他们在德国军队的包围下,形势万分危急。英国政府和海军发动大批船员,动员人民一起来营救军队。在陆地上,英国士兵汤米和亚历克斯试图逃离海滩,在轰炸中幸存;在大海上,民用船主道森和他儿子及儿子朋友乔治离开英国,想尽自己的力量在敦刻尔克拯救一些士兵,途中搭救了一名英国海军士兵;在天空上,皇家空军战斗机飞行员法瑞尔和柯林斯驾驶喷火战机试图击落正在轰炸敦刻尔克海滩的德国战机。

音乐人罗大佑最近出了张新专辑,旋律不那么优美,歌词也不那么上口。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他的上一张专辑里就出现了。有人说罗大佑老了,江郎才尽了。我同意罗大佑老了,但我不认为他江郎才尽,反倒感觉他更自由了。  

在最近的一场演唱会里,李宗盛唱了几首当年很红的流行歌曲,他自认为这些都是“怂歌”,是迫于市场压力写的,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歌,他真正喜欢的,是《山丘》,是《给自己的歌》。李宗盛也老了,终于不怂了,可以写给自己的歌。

很多时候,艺术家要和市场作斗争,要在追求艺术和迎合市场之间挣扎。有的人挣扎不过,就不玩了,比如柯本,比如贝宁顿。但也有挣扎过来的,就自由了,他们可以更加任性一点,去创作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必管市场欢不欢迎。和音乐人相比,电影人任性起来,成本可是大得多。

诺兰的《敦刻尔克》上映了,评价两极分化。有人认为这是神作,而有人认为这是诺兰的滑铁卢。同样遭遇争议的还有作曲家汉斯·季默,这位德国音乐人的配乐,就像电影里他同胞的枪炮一样,无处不在,让人无法逃脱。有人说这电影的场面不够大,有人说没有被感动。总而言之,这片子不行。  

据说诺兰在很多年以前,就萌生了把这段历史搬上银幕的念头。但他迟迟没有动手,一来感觉自己功力不够,二来我想,对于当年一文不名的他来说,弄这么一个电影,恐怕拉不来投资。于是诺兰熬啊熬,终于通过一系列电影成就了他商业片大神的地位。  

然后,诺兰自由了。他打算任性地拍一部他想要的电影,一部具有实验性质的电影。为此他拉来了老搭档汉斯·季默,既然电影是实验性质的,音乐又怎么可能传统呢?

看电影的人都会对自己要看的电影有一个预估,预估自己会看到什么电影。比如说侯孝贤要拍武侠片,比如库布里克要拍科幻片,我们事先就会估计到电影一定难懂,我们会有这样的心理预期。  

而当诺兰推出《敦刻尔克》的时候,我想在很多人的预估里,他们将要看到《拯救大兵瑞恩》或是《血战钢锯岭》,可能结构上会更复杂一些。他们还会听到《勇闯夺命岛》或是《加勒比海盗》的配乐,可能旋律上更苍凉一些。结果影片呈现出来的让很多人措手不及,说好的大场面呢?说好的催泪情节呢?说好的激昂音乐呢?

谁跟你说好的?  

这不是一部好莱坞电影,这是一部英国电影。这一次诺兰不打算讲一个故事,他只想把你丢在残酷的敦刻尔克海滩上。

诺兰说,这不是一部战争片,而是一部悬疑片。让观众置身于当时的情景中,扪心自问我们能活着离开吗?对于这段历史,我们只知道一个宏大的数字,40万人撤走了33万,但具体到一个士兵身上,他会是这三十三万分之一吗?历史已经写就,但个体的命运却充满悬念。  

在敦刻尔克,活下来靠的不是努力,而是运气。像那位法国士兵,他已经竭尽全力,但却功亏一篑。还有那个叫做乔治的男孩,他死得是如此无意义。诺兰真实地呈现了这个场景,而在这个场景中,不可能滋生什么宏大叙事或是感动,那是政治家们的把戏。奥斯维辛之后再无诗歌,想要被战争感动,我们被好莱坞惯坏了吧?  

有人说,这电影看着太累,音乐累,情节也累。累就对了,这就是现场士兵们的感觉,而我们还仅仅是旁观者,只是感到累。  

斯皮尔伯格也曾在《拯救大兵瑞恩》里如实地描述抢滩登陆,把观众投在诺曼底,感受战争的残酷。但这也仅仅是电影的开场,然后就是林肯的信,然后就是士兵修整。这是一张一弛的节奏,但这节奏是在照顾观众。在战场上,没有一张一弛,要么挣扎求活,要么绝望死去。  

说到配乐,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两个士兵抬着担架在海滩上狂奔,背景音乐只有嘭嘭嘭的琴弦声。那琴弦的感觉好像随时会断掉,我想这就是士兵们的真实感受,为了生存争分夺秒。两个士兵被赶下船,船被炸掉,他们上了新船,夜里被鱼雷击沉,他们想上救生艇,被拒绝,最后精疲力尽地回到海滩,回到原点。命运就是这么荒诞。而有的士兵,琴弦就断了,一头扎进浪潮里。汉斯·季默的音乐,就是想让你感受到那种挣扎、绝望和荒诞。直到士兵们登上了火车,一切都归于平静。

还有人说,诺兰也没能一酷到底,这部电影的结尾最终还是回归了希望和感动。当女王的“澡盆舰队”出现在海平线上的时候,当伦敦上空的鹰在敦刻尔克上空划过的时候,我们热泪盈眶。但别忘了,这场景是当年真实发生的,真的有近千艘渔船抵达敦刻尔克,也真的有英国皇家飞行员与德国空军殊死搏斗,当年的那些士兵们,必定也热泪盈眶。诺兰没有捏造感动,这群人真的义无反顾。

假如没有三段平行的时间线安排,这简直就是一部纪录片。至于那三条时间线,就别说什么烧脑不烧脑了,时间线的存在,不是为了给观众观影设置障碍,而是为了进一步烘托气氛,为了让我们从不同的视线看同一件事。剧中人并不知道其他视角下的真相,只有我们观众全知全能。被炸蒙了的士兵不知道乔治死了。天上的汤老师不知道迫降的战友被困机舱,还以为他在跟自己打招呼。更加没有人知道,海上被德军击沉的商船里藏着一群士兵。每个人只有自己看到的战争,也只有自己理解的战争。  

在《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那本书里,作家凯特·福克斯曾经谈到英国人的性格,他们严肃、内敛、自嘲,对美国人那种浮夸和煽情特别难以接受。而作为一个典型的英国人,诺兰拍摄了他心目中的敦刻尔克,或者说英国人心目中的敦刻尔克。尽管为这场撤退感到自豪,但也不好意思把一场失败扭曲成正能量。至于能不能感动到新世界的影迷们,诺兰并不关心,为世界影迷奉献了这么些年,是时候任性一把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