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顽劣的孩子后都站着失败的父母

   近日,上海某餐厅儿童游乐区的滑梯上,一4岁孩子推了前面2岁男童一把,使其向前扑倒、头朝下滑了下去。眼看儿子被推,一男子愤怒上前,将推人的孩子“提”了下来并踢了两脚。据工作人员,事发时4岁孩子的母亲并不在场。

这条新闻和十多天前发生的另一条新闻颇为相似,都有成人动手打小孩的情形。5月12日,大连的宋女士带4岁女儿吃饭,女儿大叫,被邻座一对大学生情侣中的女方踹一脚,随后孩子母亲与踹人女子大打出手。孩子母亲回应称,自己当天的确处事失态,曾向女子男友道歉,孩子状况现在良好。踹人女子后来回应说,自己只是踢了踢凳子,并没有踢孩子。这两件事情中,如果说谁是最无辜的,恐怕就是小孩了。两个孩子都是4岁,可以说,他们这个年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用法律的术语讲他们就是无行为能力的人。所以他们的责任都应该由其父母来承担。一个孩子的母亲纵容了孩子大喊大叫的行为,而另一个孩子的母亲则不在场,所以孩子的母亲首先应该为这件事负责。

而比孩子母亲责任更大的,是那位女大学生和那位打人父亲。谁都知道小孩子不懂得这些,这两个人不去找孩子家长理论,却对小孩子动手(女大学生即便没有直接动手,她对孩子的暴力情绪也肯定是传递过去了),我想这个责任比孩子母亲纵容孩子的责任还要大。说实话,从人情世故的角度来讲,女大学生被孩子母亲给打了,那还真是活该。不管你有理没理,打小孩子,都是最恶劣的行为。

那位父亲似乎比那位女大学生更有理由动手,因为他的孩子被从滑梯上推了下去,而且是大头朝下,这看上去非常危险。而那个推人的孩子,不太好判断是不是故意的,是不留神撞到了,还是嫌前面的小孩挡道了。但那个瞬间那个父亲不会想这些,他本能的反应就是去踢打那个推人的小孩。

不过这个父亲的本能反应并不能让我同情和理解。首先就像前面说过的,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你都不能对一个儿童动手。另外这位父亲的行为,并不是在保护自己的孩子,而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因为他打人的时候,自己的孩子已经不处在危险之中了,所以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谁也不能欺负我儿子,欺负到我头上,小孩子也照打不误。也许有人会问,事情没落到你头上你当然可以这么理性,事到临头谁控制得住自己的脾气?控制不住脾气也得有个底线,在这两个新闻里,不打小孩就是底线。

显然打人的父亲和女大学生没有这样的底线,他们能够动手去打小孩,恐怕是因为他们自己在心理上从来也不是一个成年人。他们不知道成年人的行为底线在哪里,不懂得一个成年人应该学会沟通,应该保护而不是伤害小孩。他们只知道,谁侵犯了我我就要报复回去,不管侵犯我的人是大人还是小孩。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方式,不正是一个典型的巨婴吗?也就是说,这样的人在身体上是个成年人,但在心理上却还是个婴儿。

女大学生打人这件事有点黑色幽默的地方就在于,她动手打的那个小女孩,如果在未来的人生中,仍然被她的母亲就那么纵容着,娇惯着,也许长大后,她就变成了和踢她的女大学生一样的人,另一个巨婴。还有那个事先对孩子吵闹不予制止、事后又大打出手的母亲,又何尝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呢?这个场面看上去就很荒诞了,这不是两个成年女子和一个小孩子之间的冲突,倒更像是三个小孩子之间的冲突。同样,在后发生的新闻里,那个跌倒的小孩长大后会不会变成像他父亲那样的人呢?一言不合就暴力相向,而且还对一个孩子动手。

从去年到现在,巨婴这个词非常流行。一方面,我们非常反感用这套理论全面解读中国人行为模式的方法,总感觉这是以偏概全;而另一方面,却总有层出不穷的事件给这个观点提供证明,让人不好辩驳,又似乎提不出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因为巨婴的养成直接指向了启蒙教育的失败,摊上了不靠谱的家长,又怎么会有靠谱的童年呢?

和巨婴一块流行起来的还有一个词叫做“原生家庭”,意思就是一个人从小长大的那个家庭。谈论原生家庭,是因为心理学家们普遍认为,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往往是被他的原生家庭所塑造的,用俗话来说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 而这种性格和习惯根深蒂固,一旦养成是学校和社会教育都难以扭转的。心理学家唐映红认为,父母,特别是母亲对孩子的早期发展和教养起到了相当重要的影响。任何国家和社会的学校教育都没有可能使每一个学生成才,那些在学校教育失败的学生,很大程度上在家庭教育中就率先有一个失败的母亲。

本报评论员牛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