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警方追凶 嫌犯潜逃27年终落网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刘兆安最终被抓 警方供图

A03版

2017年4月21日上午,已经定居美国的崔彤彤姐妹二人走进了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当见到长春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孙志远、民警李宾时,姐妹二人激动不已。

“我们姐妹从美国专程赶回来,就是要当面感谢你们将杀害我父亲的最后一名凶手抓到了!27年了,我们姐妹已经放弃了,但是你们没有放弃,你们兑现了当初对我们姐妹的承诺!我们衷心地谢谢公安民警!我的父亲也可以安息了!”

惨案发生

出租车司机晚上被杀

  时光倒回到1989年11月3日晚,崔彤彤的父亲开着刚买到手三天的红色出租车,送女儿去208医院上夜班。车后排座上放着懂事的大女儿给妹妹准备的夜宵,一盒热腾腾的饺子。

当时的崔家只能用祸不单行来形容。1987年以前,崔彤彤还有一个温暖完整的家。1987年,母亲和舅舅一家九口人因车祸死亡,为了拉扯女儿们,老崔又当爹又当妈。

老崔将车开到医院正门,简单地与女儿道了一声别,就调转车头走了,行驶到人民广场附近,遇到3名年轻男子招手打车,问明去处后拉上3人消失在黑夜中。他哪知道,这一去,就和女儿们阴阳永隔。

1989年11月4日,原长春市公安局郊区分局乐山镇派出所民警接到村民报案,在派出所不远处的沟里发现一具男尸。

现场勘查时,长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几名民警认出死者是老崔,并知道他最近刚刚买了一台红色的出租车。同时,乐山镇派出所又接到村民报案,尸体发现地点向南两公里外临近新立城水库的田地中,发现一台红车出租车,车上有一盒饺子。出租车后座上一沓崭新的名片引起专案组的高度重视。名片一共有10张,名片显示为辽宁省营口市某有色金属制品公司经理王某某。

迅速破案

遗留的名片成为关键

  11月4日16时,专案组侦查员驱车赶到营口市,按照名片所留地址找到王某某。

开始王某某承认名片为其所有,但否认一次发出10张名片,更没有发到长春去。经过进一步询问,王某某终于承认名片是他的一个外甥丢失的。他外甥叫刘兆安,营口人,王某某是其三舅,刘兆安曾经在他的公司打工,负责营销工作,为联系业务,身上经常携带王某某的名片,后来刘兆安嫌挣钱少就离开了。

就在民警找到王某某之前,刘兆安和朋友常成久、刘庆尧突然找到王某某,三人神情十分紧张,称他们与别人有纠纷,不小心将名片丢下了,怕对方按着名片找来,刘兆安叮嘱三舅如有人来问,千万不要提及过往,就说不知道。

很快常成久、刘庆尧二人在短暂的逃亡后迫于强大压力,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据他们交代,1989年11月3日夜,出租车司机崔某在送女儿崔彤彤上夜班后返家途中,遇到正在四处寻找作案目标的刘兆安3人,他们以打车为名将老崔骗到僻静处,残忍地将老崔杀死后抛尸于长春市郊乐山镇机房屯野外。随后,由刘兆安驾车逃走,由于作案心虚,路况不熟,不小心掉进新立城水库边田里,他们只好弃车逃走。

当时这个案子很典型,压力很大,破案也快,三名犯罪嫌疑人两人已伏法,一名在逃,这么多年我们从未中断过侦查和抓捕,当时专案组的成员已有两人离世,有的退休,有的更换了岗位,每个人都复印了卷宗,都没有忘记向交接的同志叮嘱此案:‘一定要把凶手抓回来。’”

——曾经侦办过此案现已从事公安信访工作的侦查员傅卫华

  “稍有线索我们就顺线追查布控,我们在办理其他案件时也时刻关注着此案在逃嫌疑人的行踪,辽宁、河北等地不知去了多少趟,坚信通过努力会收到回报。”

——时任专案组预审中队长关世辉

接力追凶

  此后二十多年间,长春市公安局刑侦、预审等多部门辗转全国各地,多次对刘兆安展开抓捕,人没抓到但侦查抓捕从未放弃,每逢有退休、调岗的,就把此项工作像接力棒一样传递下去。

2009年9月

  原长春市公安局预审处将刘兆安列为网上逃犯。

2011年

  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追逃行动,各地政法机关对在逃人员发起了凌厉攻势,长春市公安局乘势而上,一大批逃犯落网,虽然将刘兆安作为工作重点,结果却依然没有踪迹。应该说,随着岁月的流逝、证据的灭失、人员的更替、关系的模糊,追逃的难度不断加大,能够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全国追逃天网中漏出,堪称逃犯中的“极品”。

2016年末

  新一届长春市公安局党委班子确定“十项重点工作”的总体部署,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长春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吕锋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加大积案的破获和逃犯的抓捕力度,法制和预审部门合并后的法制支队对历年案件遗留线索重新梳理,抓捕刘兆安被列为头号案,确定“紧紧盯住疑犯踪迹不放松,牢牢抓住嫌疑人逃匿轨迹不放手”的工作原则,打响了以严厉打击重大恶性案件和抓捕历年重大逃犯的攻坚战。

2016年12月5日

  法制支队副支队长孙志远带领李宾等民警准备再次赶赴刘兆安老家开展工作前,进行一次合成作战。为做好功课,民警们将过去民警追逃日记、刘兆安父亲写的亲属名单等资料翻出来进行查阅,每一个人名都做到心中有数。

迅速抓捕

“刘兆安”成“刘兆更”

  功夫不负有心人。抓捕民警几经辗转分赴(辽宁)营口、鞍山、(黑龙江)大庆、肇东、(吉林)蛟河等可能居住地进行追踪排查,排除了30多个亲属,循线而查,刘兆安作案后先逃至吉林市蛟河投奔其三姨,在当地煤矿做了5年临时工,1994年他三姨举家迁往江苏省连云港,其家庭户籍地未变动。2000年,他三姨家从连云港回到吉林市当地做生意。

民警们大胆推测,刘兆安非常可能跟随其三姨家去了连云港,并在连云港找到安全的藏身之地。

2016年12月17日,长春市公安局多部门组成的联合抓捕组在法制支队副支队长孙志远率领下兵发连云港。

民警获悉,刘兆安的老舅王某仕在连云港市朝阳镇经商多年,主要经营铝合金门窗安装生意。20多年前,有一自称是其外甥的男子从外地来投奔他,帮助其打理一段生意,后来独自到连云港市开发区朝阳镇郊刘屯做生意了,大家都管这个男子叫“小更”。

民警发现这个“小更”与逃犯刘兆安的相貌极为相似,并且民警还掌握刘兆安在户籍上登记的曾用名是,刘兆更。

2016年12月21日,“小更”回到了别墅家里。“我就是刘兆安,欠下的迟早要还的,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当听说是长春市公安局的民警,“小更”异常平静说道。

12月22日,刘兆安被押解回到长春市,审讯工作同时展开,让民警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刘兆安平静自然。

提心吊胆

生孩子不敢上户口

  “一切都结束了,这么多年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总是梦到死去的司机向我索命,只能过一天是一天。”刘兆安缓缓地对民警说。

刘兆安被抓获时45岁,抢劫出租车时他刚满18周岁。为了藏身,刘兆安结婚不敢登记,生孩子不敢上户口。20多年来,刘兆安娶了2个妻子,却没有办理结婚证,他只说自己身份证丢了,没时间回老家办。妻子生孩子他不敢上户口,怕公安机关要父亲的身份证。

做生意时,刘兆安被骗不敢报案,员工带着3万元钱去进货,没想到带着钱跑了,他不敢报案只能自己再借钱上货。刘兆安很少跟朋友上饭店喝酒,因为怕喝酒闹事伤人,到时公安机关调查自己就会露馅。

2015年,刘兆安父亲去世,他没敢回家祭奠,怕被公安机关抓获。

为了藏身,刘兆安不敢用真名。他对外人说自己叫刘兆更(曾用名),做买卖不敢跟对方签合同,只好找一个中间人帮忙签合同,自己给对方提成。

经过多年的打拼,刘兆安买了别墅,已有几百万元的身家。警方抓捕他时,他正在接手一个千万工程,如果顺利完结的话,他的资产又将大幅增长。

“我整天提心吊胆,看谁都像警察,装卸工、金属制品工人、喷漆工,很多职业都干过,直到现在做塑钢窗生意,年收入很可观。”有过两次婚姻和两个孩子的刘兆安感觉到家庭生活的温暖,却怕失去。

“大女儿17岁,上海某著名大学的学生,是我一生的骄傲,小女儿聪明伶俐,很懂事。”刘兆安的神情变得兴奋起来,不久又黯淡了下去,一脸茫然,嘴唇翕动,两行夺眶而出的泪。“真的对不起受害人一家,我当时年轻冲动,如今会用生命为曾经的错误埋单。”

新文化记者 苏杭 通讯员 王险峰 杨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