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去凑民办名校的热闹干什么

刚刚过去的周末(5月6、7日),是上海市民办小学的面谈时间。不过,说是面谈学生,其实主要是面试家长。很多学校同时也给家长设计了考卷,并且把考察家长作为更大的目标来看待。言外之意,孩子考得好不如家长考得好。

类似的现象不仅仅发生在上海,我所生活的广州,因为优质公立学校几乎全部集中在越秀区,大量买不起学位房或者不愿意就读公立学校的家长,制造了优质民办学校的巨大市场需求。

番禺区一所号称“学贯中西”的民办外语学校,公然打出了招生口号:只录取本科以上学历的家长。

这所学校因为这一口号引来不少非议,最后不得不予以取消。但在实际招生过程中,相信学校有100种办法只录取他们想录取的孩子。

我居住的小区也有一所不错的民办学校,某一次,我跟学校校长聊起此事,能明显感受到他对那所学校做法的支持。按照这位校长的说法,幼升小考家长比考孩子好,因为更能看到家长与学校理念是否一致。

民办学校公开要求家长学历,以及像上海方面动辄考家长几道申论,一些教育方法题,这看起来有些离谱。毕竟,上学的不是家长,而是孩子。考孩子还可以理解,为什么要考家长呢?

这种赤裸裸的明令要求,很容易让人想起国家博物馆知名解说员“河森堡”举的两所小学学生的例子,阶层固化已经越来越严重,阶层壁垒也是越垒越高。

不过,在承认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的客观事实的同时,我却要表态:我非常认同和认可民办小学公开考家长的行为。因为这样做不仅是民办学校的权利所在,也是探索素质教育空间的必经之路。此外,打破阶层壁垒的责任也不在民办学校。

学校考家长,也许有人会说,这会涉嫌学历、职业和财富的公开歧视。这一点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在一些不公开了解、分辨学生家长情况的公立学校,歧视情况也从未少见。

直接要求家长具有本科学历,这种做法当然过于粗暴,但对于学校来说,本科学历构成了一个分辨合适就读学生的有效信号,用这个标准进行筛选,成本更低,效果更好。当然,错就错在他们公开说了出来。

无论是笔试还是面试,家长被考的题目并不总是有关社会身份与财富的。事实上,更多也是更重要考题是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度、投入度和方向性。

例如,上海某小学给家长的考题是“当遇到孩子不愿意接受家长意见,你会如何处理?”又比如,“当孩子在学校与老师闹矛盾不开心,回家向你诉说或抱怨时,作为家长你会怎么处理?为什么这么处理?”

对于绝大部分中国的家长来说,他们在重视教育的过程中,都陷入了一个普遍性的误区,即把教育投资当做了教育本身。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买学区房,很多家长认为学区房的意义大过天,如果不能跟上学区房这一班车,那就输在起跑线上了。把教育竞争看作线性竞争,最终窄化为几本证书、考试成绩,这是对教育巨大的误解。

教育的本质是培养独立健全的人格,让孩子拥有独立的判断力、情绪自控力并且保持对世界的热情、好奇心。教育的过程非常依赖父母与孩子的亲密互动,更仰仗父母的言传身教。

某种程度上,父母能够控制好手机使用的尺度,孩子就不会迷恋iPad;父母能够以诚待人,孩子就更容易合群;父母能够避免人云亦云,孩子也会更具独立思考能力。所以,父母对孩子教育的投入度,以及理念方向,极大程度上决定了孩子适合什么样的学校。

对于小学乃至初中的民办学校来说,教育的过程就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频繁对接。学校的理念能不能落实,政策能不能执行,都需要家长的深度配合。家长有权有势当然很好,但如果并不能积极配合学校的政策理念,反倒是麻烦一个。

此前,中关村三小一位母亲因为孩子在学校被欺负,一纸雄文点燃了舆论对学校的声讨,从学校角度来看,真是掉了大坑。所以,对于太有能量的家长,公立学校不能挑,民办学校可得挑。

很多学校的考题都设置了相关问题,为的就是摸清家长的配合度,声明本科以上学历的家长才可以报名,实际上等于划了一条底线。在这个基础上,家长才有资格与学校对接。在这种比拼中,金钱、权势都没有那么重要。

打一个比喻,如果民办学校是一个明星,家长是粉丝,那么明星需要的不是“路人粉”,而是“脑残粉”。路人粉就是大路货,听说这个学校不错,就带着孩子来报名,但具体怎么好,一问三不知;脑残粉则不然,对学校的理念、历史有深刻理解,而且也懂得如何与学校进行良性互动。

前面提到的我所在小区的学校校长,他曾说过,如果一个家长对于自己孩子在学校里打打闹闹受点伤都不能接受,那么这些的孩子我们坚决不要。据我所知,很多家长之所以认同该校,就在于孩子在学校里很开心,很有活力。

这所学校非常鼓励孩子运动,单杠、双杠甚至爬树都允许。但活力的背面是孩子可能受伤的隐性风险,对此,学校也明确要求家长必须认识到活力和风险的两面性。

公立学校没有资格挑人,但因为某些公立学校获得大量历史优质资源的投入,所以依据地段招生的公立学校孵化了“学区房”这一怪胎。民办学校不以地段招生,最终的依据是一定的财富基础和学校与家长在理念和执行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尼德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