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天价古董快递说好的验视制度呢

   湖南人谭先生有一件祖传的西周青铜鼎。今年3月,被680万元价格卖给深圳一“土豪”,接着他就快递将这件“宝贝”寄给对方。然而不幸的是,快递箱到深圳后,青铜鼎坏成一块一块了!谭先生认为,快递公司应该赔偿“宝贝”的价值及相关损失,共计980多万元。而快递方面只愿意赔偿运单险3万元(据5月4日《南方都市报》)。

这个新闻的信息量很大,也让人充满疑惑。比如,物品的价值如此昂贵,卖主为何不亲自护送?难道就为了节约几百元的交通费用,而无视物品失去控制的风险,且不说可能会损毁,还可能会丢失,很明显这样的风险包括物主和快递企业都不可承受。从正常的逻辑来看,古董的持有者不会选择快递的方式来运送古董,而快递企业也不会承揽寄送业务。如,事后快递方面也抱屈,“若早知道是古董文物,根本不会受理”,的确为了赚几百元的运输费用,谁也不会冒上可能赔偿几百万损失的风险。

毫无疑问,就个案而言,核心的问题并不在于快递物品损毁后该如何赔偿,而在于快递本身作为平等的服务合同在形成之前,确切的风险有没有切实的共同认知,并在规则上达到清晰的认同。比如,寄送的物品是什么,价值几何,快递企业在承揽前应当知情,而寄送者也有告之的义务。如果都不声明,则意味着默认通用的规则,诸如《快递市场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相关法律,就快件丢失损坏的风险,给予不同层级的保障。由于消费者有不同的选择空间,客观上有利于消费者作出利己的选择,比如,选择保价、运单保险等等。

此外,通用的规则是基于服务的普遍性设计的,快递也是如此。快递物品损毁与丢失赔偿规则,主要针对普通的日用物品和常见的交易商品,像贵重物品、文物古董等,这样的规则并不适用,而在特定的情况下,则会明显成为规则漏洞。比如寄送文物古董,由于文物古董本身真假存疑,文物作假成风不是什么秘密,加上本身的易损性,保价、保险规则的存在,事实上存在利用规则获得不菲赔偿的可能。就个案,由于寄送者给物品投了最高3万元的运单保险,而被网友质疑为“碰瓷”。不能说这样的质疑没有几分道理。

规则往往是事后调节权益的依据,而快递可能导致损失的风险,更需要合同确立前有效辨识以及共同选择来规避。像贵重物品和古董该不该交由快递运送以及损坏、丢失该如何赔偿,并不值得争议,快递成为寄送者理性选择的可能性很小,而对物流快递而言,其实也是谨慎服务的选项。

个案真正的问题是快递企业没有严格执行验视制度,验视制度并不是单纯的公共安全管理措施,很大程度也是运营经济风险的源头筛查机制。诚如,快递企业抱屈,早知是古董,根本不会受理。倘若如此,古董无论真假,无论寄送者目的何在,其负面性都会避免。快递什么都敢揽、什么不用看都敢寄,如此服务的竞争,并不会绝对利己,所谓“天价古董”损毁,快递行业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呢?木须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