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严惩低头司机才能杜绝侥幸心理

近年来,由分心驾驶行为造成的交通事故已呈上升之势,“低头司机”俨然成为潜在的道路杀手。治理开车时使用手机的行为,力度不小,但成果寥寥。有人认为,开车使用手机的危害已有明证,而现行法律的处罚力度过低,必须入刑才能有效遏制。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有代表递交议案,建议修订法律,加大对开车打手机的处罚力度,实行扣6分处罚,并考虑将其与酒驾一样入刑,按“危险驾驶”定罪,处以拘役,并处罚金(据5月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最近这些年,越来越感觉到法律制度更新的速度,赶不上时代发展的脚步,伴随着科技发展诞生的各种新鲜事物和生活方式层出不穷,同样也产生了很多新的矛盾、新的纠纷、新的习俗,而这些新玩意往往还没有被纳入法律监管的框架之内,只能任其野蛮生长。比如说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司机开车低头的时间越来越长,频率越来越多,最后演变成了一场不亚于酒驾的危险驾驶方式,但法律层面的惩处,可比酒驾温柔多了。

说句老实话,这样的错误在下也曾经犯过。有一回开车上班,途中领导来了个电话,我顺手就接了起来。要不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呢,正好路口有交警站岗,直接把我拦下来,没什么可说的,罚款。这个我是认罚的,而且这以后,我也没再开车接电话。不过在等红灯的时候低头看手机的毛病却改不了,经常被后面的司机按喇叭催促。我父亲也常跟我说,这不是个好习惯,即使是停车的情况下,也要集中注意力。

当然,让人养成习惯,光靠自律和说教是不够的,人得受到激励才可能养成好习惯。激励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比如说对低头司机采取处罚就是一种负面激励,通过惩罚帮司机纠正坏毛病。所以惩罚开车时使用手机的行为没有问题。而问题在于,这个量刑应该多重才合适。新闻里说,这个量刑应该和酒驾相当,按“危险驾驶”定罪,处以拘役,并处罚金。

有人说,这是不是量刑过重了?看个手机而已,至于和酒驾相提并论吗?其实曾经也有人质疑酒驾量刑过重,这种观点认为,在没有造成事故之前,不能因为有可能造成事故就加以处罚。处罚应该在事故发生之后,然后从重处理。事先处罚岂不有点欲加之罪的意思了?而且只要事后从重处理,同样能够起到震慑作用。

这道理固然没错,但我想它低估了人们的侥幸心理。这就好像是横穿马路,谁都知道横穿马路很危险,要么你去走斑马线,要么你去走过街天桥。但在人们看来,虽然有危险,但概率太低,一年能撞死几个横穿马路的行人呢?这么小的概率又怎么可能轮到我呢?相比之下,多走几步路去斑马线或是天桥这太累人了。所以还是横穿马路比较划算。酒驾和低头看手机也有同样的问题,如果不提前加以严惩,而只是事故发生之后再处罚,这其实就是在纵容司机的侥幸心理。司机会觉得,我就稍微喝点酒,或者我就低头看下手机,怎么可能就那么倒霉偏偏轮到我犯事儿呢?这个侥幸心理会让不少人无视风险,继续我行我素。所以,不能等到发生危险了再去处罚,而要对危险驾驶行为本身进行处罚,而且惩罚力度要强到能让人记住,这样才能杜绝这类侥幸心理,减少发生危险的几率。

而且司机的行为已经不完全是对自己负责。要知道,司机正在驾驶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铁做的!再怎么开得慢,时速也得有三四十公里吧?这就足够造成危险了。一旦发生事故就是大事儿,而且就不是自己的事儿了,说危险驾驶这是轻的,说重了这就叫危害公共安全。而且,当司机明知道有这样的风险,还去喝酒,还去接电话,还去低头看手机的话,那就是明知故犯。说句不好听的,如果真撞了人,那不叫过失,那就故意伤害。

所以说,对低头司机加重处罚,既没问题,也有必要。对于这个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来说,法律就像是一个制动装置,帮助我们稳住飞奔的快车,提醒我们危险就隐藏在速度之中。也许有一天,当所有人都换上了无人驾驶汽车,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惬意地在车上开瓶啤酒,边喝边刷手机,累了再打个盹。但那是未来,不是现在。

新文化报评论员 牛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