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爱情,没有先来后到

开心果的信写得有点像小说,文笔很好,细节处理得很精炼。他说平时很喜欢文字, 闲来无事会写着玩。为了保持他故事的原汁原味,我只是稍加改动, 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他的故事。

1

我爱糖糖,那一年,我20岁,糖糖18岁。 如果我说我们是相亲认识的,你会不会觉得有点落伍?糖糖很漂亮,身材纤细高挑,温柔动人,是那种第一眼就会喜欢上的女孩。 她不化妆、不烫发、不抽烟、不喝酒,是那种放在哪里都安心的好姑娘。 可我却不懂得珍惜, 在我们交往了两个月不到的时候, 认识了李小川那个疯丫头,并深深地爱上了她。如果说相亲老土, 那么网恋是不是够前卫呢?我也说不清啥时加的李小川,反正她在我的QQ好友里好久,我们却从未说过话, 直到一个无聊的午后,我一边玩游戏一边跟网友聊天。那时我有个安静且无聊的网名“枫叶松”,看见这个叫“泥丸子”的名字觉得很特别,于是便点开聊了起来,那时我们的接触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绝对无关风月。

我记得那是个安静的午后,一切都是懒洋洋的, 手指敲击键盘上的声响扰乱了一屋子的静谧。 因为是从未谋面也不打算相识的网友,所以我大胆地谈起了我和糖糖。 我跟泥丸子讲我和糖糖相亲, 她不屑地发来一排龇牙的表情; 我跟她讲糖糖给我买了一整条七匹狼烟,她嘲笑似的发来一排右哼哼的表情;我跟她讲糖糖为我堕胎, 她丝毫不惊讶,反而十分严肃地问我:“呃,我们这样是不是对不起她?”我已经记不得我们这样以陌生人的身份聊了多久, 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叫她老婆、她叫我老公的,更说不清我们是如何发展到发短信、 打电话彻夜聊天的。但我清楚地记得,在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 我们还没见过面, 甚至连对方的照片都没看过。更可怕的是,我和糖糖还没有分手。我并不想脚踩两只船,只是我不忍心对糖糖开口,不想伤她的心。

爱情这种事,谁又说得清呢?放着娴静温婉的糖糖不要, 偷摸地跟疯子似的李小川卿卿我我, 难道我也疯了吗?

2

李小川的野, 是糖糖没有的。她,吊带背心、超短牛仔裤,踩着恨天高,紫色眼影、粉色口红、装饰耳环、波浪卷发;她,叼着烟卷、性感地吐着烟圈儿;她,喝起酒来简直不要命,不是加冰就是两掺儿;她会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讲荤段子, 放肆地大笑;她会在第一次和我吃饭时,毫不做作地从我碗里夹菜,边吃边赞;她会在我们第一次同处一室时,肆无忌惮地穿着睡衣、哼着歌......说不清什么时候起我的心里装的全是她。 或许是那次, 她安静地看着电视,笑着笑着便泪流满面,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 在她野性十足的伪装下其实藏着一颗脆弱的心。 单亲家庭长大的李小川是热情浪漫的,也是脆弱无助的,越是了解她,我就越是想保护她。

“糖糖、糖糖、糖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李小川狠狠一记耳光把我从睡梦中打醒。“你在这跟我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呢?”我气急败坏地起身, 质问李小川:“你干啥? ”她怒气冲冲地反问:“我干啥?我还想问你干啥呢?”“我?我就是做了个梦!”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在梦里胡言乱语了,顿时没了底气。李小川突然低落地说:“所以, 谁睡在身边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谁住在你心里! ”

哦,忘记介绍了,此时此刻,李小川是我的老婆。在我们交往的第4年,有一天她突然说:“怎么办,我想结婚了! ”于是,今年是我们的七年之痒。 这7年里一提起糖糖,她总爱说:“如果没有我, 如今陪在你身旁的应该是她,所以我才是第三者! ”我被李小川忽阴忽晴的态度弄得云里雾里,半梦半醒间,我点点头。 这一次,李小川没有像往日般任性和胡闹,那表情好像只受了伤的猫, 她鬼魅般缓缓起身,咕咚咚喝光了一整杯冰水。 她的失落的模样令我心惊,瞬间睡意全无,好像喝了冰水的人是我。“对不起,老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跟着起身,顺手打开了灯。 小川怕黑,她没理我,说:“还是把对不起留给你的糖糖吧,我始终是你们的第三者。 ”小川开始低泣,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

“妈妈、妈妈! ”隔壁房间传来了两个孩子稚嫩的声音,我们的争执吵醒了一双儿女。然后我听见孩子们光着脚丫跑过地板的声音。孩子们穿过客厅的当口儿,李小川突然回眸,冰冷地说:“我为你生了两个孩子,都不及糖糖为你打过的那一次胎!”“当着孩子的面儿,别胡说!”我一边安抚被吵醒的大宝和二宝,一边制止李小川的絮叨。 在孩子们面前小川也住了嘴,只是因为隐忍或是痛苦,双唇紧抿着,微微颤抖。我们不再言语,一夜无话,却同床异梦。

3

都说,初恋最难忘。 没错,糖糖是我的初恋,而我跟李小川的最初,不过是玩玩,打发时间罢了。可要命的是,我们都当了真!在我和糖糖交往的时候, 却被大胆热情的李小川迷得神魂颠倒, 虽然明知道在伤害糖糖,可我控制不了,我的心早已不属于我。 后来我还是鼓起勇气跟糖糖坦白并提出了分手。 糖糖哭着问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为什么你选她而不是我? ”“因为你比她坚强! ” 在我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解释后,糖糖忽然笑出了声儿,她抬眸望我,我却不敢对上她的视线,怕看她一脸的泪水。 她笑容凄楚声音变得尖利:“哪怕她是第三者?”糖糖的眼泪和责备没有令我回心转意, 反而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慌张, 很担心彼时的李小川来。“糖糖,对不起。”说完我飞快地转身,狼狈逃离。

边跑边掏出手机,冲着电话另一端的小川喊道:“喂,李小川,我想你!我和糖糖分手了。 ”短暂的沉默后传来李小川无所谓的声音:“所以,我转正喽!”“是啊,是啊!”我既兴奋又无奈地道。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准确的,当我气喘吁吁地冲到小川家里,她正捂着手腕,努力地冲我挤出个微笑:“嗨,你来了! ”她的面色惨白,右手紧握的左腕,有粘腻腻的鲜红色液体从指缝间渗出, 我慌乱地帮她包扎,她却傻笑着说没事。

“你怎么这么傻!”我气急败坏地吼,她反倒笑了:“我傻你还选我!”我一把将小川搂在怀中,对她,我真是毫无办法,心疼地说:“李小川,你这个疯子! ”我知道小川是个敢爱敢恨的好姑娘,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我会用生命保护她、珍惜她! 在爱情面前我不能说谎, 我只能选择对不起糖糖,但愿她会遇到更好的人。 而小川需要我,她对我是全然的依赖,她离不开我,我更加离不开她!

“我们聊聊吧。”李小川突然冒出的话把我从记忆深处拉回。“老婆,都几点了!怎么还不睡?”我惊讶地看着李小川。“你不是也没睡?”她机灵地反问。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她想聊什么,她沉思许久,说:“你吃饺子只放醋、喝酒只喝原汁麦、炒面只吃鱿鱼的,这些都因为是糖糖的最爱?”我一时被问得哑口无言,因为确实如此。 小川见我无话,继续说:“因为我更需要保护,因为糖糖比我坚强,所以你选我不是她?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否则她真会误会,于是实话实说:“不完全是。 ”小川追问:“那还有什么? ”

“还有,李小川,我爱你! ”我很认真地说。“呵呵。”李小川干笑了两声。“怎么了,有事你说,别总呵呵呵呵的。”我无奈。小川沉默,低垂着眼眸,长久地沉默。然后我分明看到了有泪,从疯丫头李小川的眼角滑落。我不能再沉默了:“李小川, 你这个泥丸子, 我虽然记得糖糖给我买的七匹狼, 可我更记得你省吃俭用给我买的安踏运动鞋......”可是小川拒绝听我说,她颓废地抱着膝,坐在地板上,好像只受了伤的猫。她说:“可我终究还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你记住, 你是我们家里的女主人,是我最亲爱的老婆, 是我们孩子的妈!你才不是什么第三者!”说着,我俯身轻轻抱住李小川。我知道,此时的李小川最需要的是安慰。

天知道我到底爱谁多一些。 当我见不得吵吵闹闹的李小川哭泣的时候; 当我把雨伞更多偏向李小川那一侧的时候; 当我想倾尽全力保护李小川的时候; 当我和李小川经历所谓的七年之痒依旧相爱如初的时候,我知道,我爱的是李小川,从来都是, 爱情里没有先来后到。 的确, 糖糖是我的初恋, 可她不适合我, 她之于我或许就是用来成长与怀念的。谁的心里不住着一个人呢?哪怕那个人不是与你相伴到老的另一半,可是,谁又会在乎呢?

“糖糖,对不起! ”我怀中的小川轻轻开口。我知道,这一次,无关爱恨情愁,是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歉意和祝福。 小川放下了,我们的争执也告一段落,从此我们将继续向前。

主持人桥桥: 爱情中没有谁对不起谁或是对得起谁, 也没有先来后到,有的只是爱或不爱。 据说,人一生大约会遇到约2920万人,而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所以开心果夫妇啊,既然相爱,就好好在一起,别辜负了这场相遇。村上春树说:“对相爱的人来说, 对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愿你们守住对方的心,一直幸福到老。

●电话:0431-85375621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微信:qiaoqiaogu123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