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长春供热调查左右供热费的是啥

新文化讯(记者 胡晶) 新文化记者21日再次向有关部门求证获悉,长春市的供暖价格监审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据长春市价格监督检查局成本调查监测所相关负责人表示,3个多月前,他们已经开始对长春市供暖企业成本进行监审,预计本月底结束,监审结果将作为长春供暖价格是否调整的基础性数据之一。这也意味着政府相关部门进入了研究制定供暖价格是否调整的新阶段。

关于供暖价格是否该下调的问题,国内又有部分城市传出要开“听证会”的消息。日前,牡丹江市物价监督管理局表示,10月12日正式召开市区供热价格调整听证会。21日,新文化报记者从沈阳市相关部门了解到,沈阳市也将在近期发布相关信息。

据悉,牡丹江市物价监督管理局于9月12日在日报、晨报、电视、网站等媒体发布公告,向社会公开召集消费者、经营者、政府有关部门等听证代表,按照听证办法程序要求,于10月12日召开市区供热价格调整听证会,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9月16日召开了热电联产供热企业的座谈会,9月17日召开了区域锅炉供热企业座谈会,9月18日召开了分散锅炉供热企业座谈会。9月26日将根据报名选出的听证会代表,发布调整供热价格听证会公告。10月9日召开消费者代表座谈会,10月10日召开利益相关方代表座谈会,10月12日正式召开市区供热价格调整听证会,当天形成听证报告后上报市政府。

这是自山东省潍坊市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之后,又一确定召开“价格听证会”的城市。

煤价对供热企业有多大影响?

煤炭市场价格究竟对供热企业有多大影响?新文化记者采访了多位长春市供热企业相关人士。

相当比例的民营热企购买热源

一位从事煤炭经销十几年的经销商告诉新文化记者,在2011年后,长春市供热锅炉被环保标准逐一淘汰,供热系统逐步纳入集中供热管网,包括政府采购在内的主要用热单位,对煤炭的需求越来越小,导致煤炭经销日显艰难,这也是煤炭价格走低的主要原因,而这也使得私营煤炭经销单位的日子愈发难过。另一方面,长春市的供热企业中,相当比例的民营供热企业使用的热源是从大型国有热电企业购买的热源,而大型国有热电企业成为煤炭的主要需求方,它们生产的热商品一方面用于自营供热,一方面出售给供热企业,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行业垄断的态势。

出售热源收益有相当盈余

一位民营供热企业的负责人向新文化记者介绍,他们购买热电企业的热源价格是每吉焦27.5元,这一价格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化。因此,煤炭价格的波动对于民营供热企业的运营影响有限,而对大型国有热电企业产生的影响是主要的。

记者查询得知,一吨标煤可以产生29.307吉焦热量,而原煤与标煤的换算标准是1吨原煤=0.7143吨标煤,简单换算,一吨原煤可产生的热量大概是20.93吉焦。以此计算,热电企业消耗一吨原煤卖出热源的价格大概是575.68元,显然高于当下煤炭市场单位煤炭价格,如果考虑发电机组的效率和实际热损耗等情况,热电企业出售热源的实际收益也有相当盈余。

上面说的这些数字和复杂的换算关系,实际说明了一个问题,即,不论热电企业向社会出售热源,还是自营供热,煤炭市场价格走低都给这些大型国有热电企业带来了更大收益。从而证明了,煤炭价格对于取暖费的设定即便不是决定性的,也应该有相当程度的指导意义。

运输成本增加的多不多?

新文化记者向业内人士了解到,大型国有热电企业和供热企业,在每年春天,即采暖期过后即会在煤价处于低位时购买蒙煤并囤积起来,以节约成本,而在下一个供暖期前,利用铁路专线在黑龙江鸡西、鹤岗、双鸭山等国有煤矿买煤。据了解,黑龙江省主要产煤区的煤炭价格是,热值4000大卡到4500大卡的煤每吨230元至240元,高热值煤每吨340元到350元,而一吨煤如果用公路运输,运费在130元至150元。

目前铁路运输成本比去年增加

9月17日下午,新文化记者在沈阳铁路局长春货运中心了解到,铁路货运的计费由发到基价和运行基价两部分组成,目前煤炭的铁路货物运价是发到基价是每吨16.30元,运行基价是每吨每公里0.098元;查询2014年11月份的计价标准分别是15.50元、0.089元。货运中心的工作人员在95306网站上演示了运费计算方法,以霍林河到长春为例,1车煤炭70吨,运费是8309.4元,平均一吨煤运价118.7元;记者以此计算方法按照2014年11月份的计价标准算出的运费是7595.1元,平均一吨煤运价108.5元。两相对比可知,目前的煤炭铁路运输成本比去年11月份每吨增长了10元左右。

几家热电企业都有运输专线

货运中心的工作人员向新文化记者介绍说,在长春市供热企业中,使用铁路运输煤炭的是几家大型国有热电企业,这些企业的煤炭大部分发自霍林河,也有从鸡西、鹤岗发来的高热值的优质煤炭。据了解,热电企业使用电煤,受喷燃器型号和炉膛结构的限制,对煤炭热值要求不用太高,通常在3000大卡左右,因此,“热电企业用煤以卡付费,霍林河一带的蒙煤热值很低,价格因此比较便宜。”一位曾在霍林河煤矿里工作过的货运中心工作人员说,他了解到的情况是,那里的煤炭价格加上运费到达热电企业也不超过300元。

据悉,沈阳铁路局长春货运中心同长春几家热电企业都有煤炭运输服务,并且设置了运输专线,从省外发至长春后,利用专线将煤炭直接运送到热电企业指定的储藏地点。在95306网站上,新文化记者看到了例如“大唐长春第二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专线”、“长春第一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专线”、“长春房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专线”、“国电吉林华龙长春热电一厂专线”等热企的专线名字。

进口煤炭价格比国内的还要低

货运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以往每年霍林河货运站每天大约发出三十多辆煤炭运输专列,最多时一天可以达到100辆专列,而现在每天平均只有十几辆专列。“因为人工成本低廉,蒙古、菲律宾、越南等外国进口的煤炭到达港口的价格比我们国内煤炭价格还要低,因此进口煤炭成为很多企业的另外一条煤炭来源渠道。”

专线运输实际降低运输成本

对于热企关于运费成本高的说辞,沈阳铁路局长春货运中心表示,铁路货物运输价格是国家设定的,实际上并不高,与汽车运输相比便宜许多,运输能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大型国有热电企业和供热企业的专线运输实际上降低了运输成本。

C长春热企用煤来自哪里?售价高不高?

据业内人士介绍,长春市的供热企业,特别是几家国有大型供热企业采暖用煤来源为三个主要渠道,即黑龙江鸡西、鹤岗、双鸭山一带的主要产煤区,内蒙古的蒙煤,以及长春周边羊草沟煤矿、龙家堡煤矿等。具体来说,40%以上是内蒙古的蒙煤,40%以上来自黑龙江,另有10%左右来自长春周边。

羊草沟煤矿:一些物业公司和民营供热公司是重要客户

9月17日,新文化记者来到位于东湖镇的羊草沟煤矿。储煤大院门口,一辆辆空载卡车排队等候进入,满载煤炭的卡车逐一称重驶出。电子显示屏上打出了今年1月份羊草沟煤矿制定的煤炭销售价格:一井粉煤300元/吨,二井粉煤330元/吨,精粉480元/吨,洗沫530元/吨……

新文化记者以长春某砖厂业主身份向一位货车司机打听如何在煤矿买煤,这位张姓司机师傅为新文化记者介绍自己的老板,并拨通了老板电话。电话里是一位中年女子的声音,听说记者是为砖厂买煤,她为记者推荐了热值4000大卡到5000大卡三种煤的价格,“一粉”280元,“二粉”320元,“洗沫”420元,每吨运价40元。比煤矿对外销售价格便宜不少。

新文化记者以相同身份来到羊草沟煤矿销售处。收款员给记者提供了今年3月份至今的价格表,一井粉煤300元,二井粉煤320元,精煤360元,洗沫460元……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说,羊草沟煤矿每年出煤量在150万吨左右,长春一些物业公司和民营供热公司是他们这里比较重要的客户,“二井粉煤现在对外不卖,都留给大客户,还略有不足。”记者注意到,价格表上标注了二井粉煤的热值为3800大卡到4000大卡。而实际上,记者后来向煤矿工人了解到,这里产出的二井粉煤的热值大约在3300大卡到3500大卡,这样的热值对供暖来说,有些“力不从心”。

记者从销售处了解到,羊草沟煤矿同长春市的几家大型热电企业的联系并不密切,虽有业务往来,但实际交易量不高,“热电厂按卡数定价,还要负责装卸和运输,我们不愿意把煤送到他们那里,有时市里提出要求,我们才会跟他们有一些合作。”这位工作人员介绍,煤矿外有个别有实力的经销商每年会和电厂有业务往来,而实际上他们挣到的是发票差价。

如何挣到发票差价?这位工作人员拒绝透露,只说,“外边的经销商开不出发票,所以价格比我们低。那些大客户,比如物业公司和供热公司他们在我们这里买煤,价格看上去不低,但开出的发票里包含了17%的税,这个空间还是挺大的。”

双顶山煤矿:煤一般卖到大型热电厂

记者随后来到距离羊草沟煤矿大约5公里的双顶山煤矿,与羊草沟煤矿相比,这家煤矿安静很多,门口不见有大车往来。

记者与收发室的小伙子打听买煤的渠道,小伙子给了记者一个电话,说卖煤的是附近村里的人,“这村里的人有不少人倒煤,价肯定比煤场给的低。”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在煤矿干了三年多,每月工资两千多,是一年前老板给涨的。他介绍说,双顶山煤矿原来是国有煤矿,一年前变为私营,被现在的老板买了下来。但是,煤矿的产煤量不大,产煤供不应求。煤卖到哪里?小伙子说,长春、吉林都有,“一般都是大型的热电厂。也有个人来这买煤的,但是这里的煤实话实说,不咋好烧。烧砖还行,烧锅炉要差点。”

记者向长春市一位曾经的煤炭经销商求证,他说,这些现状在多年前就存在,但是因为行业相对封闭无法被人知晓。煤炭价格对于热电企业和供热企业来说,确实有着决定性的意义,但是企业应对煤炭市场的变化也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和办法,有了这些规则和办法,企业才能正常运营,而取暖费是这套规则和办法中一个主要的砝码。

龙家堡煤矿:与长春热电企业有业务往来

9月17日下午,新文化记者来到位于龙嘉机场附近的龙家堡煤矿(隶属辽源矿业集团)。记者以客户身份进入销售科,价格表上显示,龙家堡煤矿比羊草沟煤矿的售价略高。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龙家堡煤矿年产300多万吨,与不少长春企业和鞍钢等外省企业都有业务往来。

通过煤矿外的出租司机,记者认识了该煤矿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向记者开出的价格比价格表上低了一些。与其详细攀谈,他告诉记者,龙家堡煤矿与长春市的几家大型热电企业均有业务往来,“合同一年一签,价格不能告诉你,热电厂用不上洗沫这种高热值的煤,他们按卡数给价。你如果有关系在里面找到销路,我可以给你找到货源。”

对几家煤矿的探访,记者对长春供热企业,特别是大型热电企业的实际原料成本有了一些认识,按照前面对热源价格和煤炭价格的换算来看,热电企业所用的煤炭实际价格与卖出热源的价格之间存在的利益空间或许更大。煤炭市场的巨大波动至少对于即可自营供热又能卖出热源的热电企业来说,是绝对的利好。

新文化记者 李季

长春今冬取暖期已然进

入倒计时。取暖费降还是不降?这是近来最受关注的话题。在新文化报连日来对供热管理部门、相关热企的采访中,包括运费在内的供热成本增长成为这些单位应对降价呼声的理由。那么,长春市供热企业热源从哪里来?取暖用煤来自哪里?煤炭成本对供热企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运输成本足以成为热企在降价后维系企业运营的重要因素吗?新文化记者近日采访了业内有关人士,并对长春周边煤矿进行了探访,了解到了一些行业内情。

听听货车司机怎么说煤价

在羊草沟煤矿,新文化记者与一位货车司机张师傅交谈起来。上午,他和工友刚刚给长春市某国有大型热电厂送了十卡车煤。他说,进入9月份,每天平均要拉4车煤,买煤的都是大型热电企业。

“现在这个价已经很低了,10月份采暖期以前,煤价肯定要涨。”听记者砍价,张师傅这样说。

“给热电厂也会涨价吗?”记者问。

“人家的票子早就开完了,钱也结了。不能给人家涨价。”张师傅说,同这些国有大型热电企业的买卖合同是在上一个采暖期结束就签好的,价格也根据上一年的平均价格写在合同里,“合同一年一签,不管今年煤价涨成什么样,或者掉到多少钱,我们给他们的价格就按合同走。”

“为什么不多签几年?”记者问。

张师傅说,“人家大企业跟我们这些经销商就是一年一签,用量少,煤质也没有黑龙江的煤好。人家跟黑龙江国有煤矿是长期合作,合同可以一签三年或者五年,通过专线运输。咱们长春的煤在人家大企业眼里就是零售,随需随买。”

张师傅说,他做煤炭十几年,一直跟着现在的老板,每年主要工作在供暖期前后,每月收入过万。“2008年、2009年,那时候煤价高,钱好挣,八百、一千一吨的煤也有人抢着要,现在跟那时候相比确实差了很多。”

相关新闻

“您希望长春供暖费调整吗?”

分享到:

相关内容